同声传译与交替传译,谁才更有挑战性

2019-10-21 浏览:113次
同声传译行业知识越来越普及,大家说到同声传译普遍想到三个字“高大上”,因为同声传译人员每天出入大型会议,入往国际酒店一身西装帅一脸。
同声传译会议现场
交替传译如今主要用于会晤会谈、新闻发布等时间较短的场合。口译员一面听讲话,一面记笔记,发言人说话结束或暂停的时候,口译员使用目的语准确、完整地重新表达发言人的全部内容。经常在新闻媒体出镜的“总理身边的翻译”多是交替传译员。

交传具有一定时间差,外语好的听众往往在听后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如果这个时候交传翻译出来的句子和自己的理解有偏差的话,很容易对交传产生质疑。而同传由于和演讲者几乎同步无时差,听众也往往没有充足的时间去挑剔翻译中的不适宜之处了。

那问题来了,同传和交传到底哪个工作面临着更大工作量和压力呢?是小屋子里将语言斗转星移的神通变换者——同传,还是大场面上斡旋于大人物间的语言舞者——交传?

同传有同传的艰辛,交传有交传的无奈;但正所谓口说无凭,我们不妨求助于一项语言学指标——依存距离。这不,几位浙江大学的研究者最近在Frontiers in Psychology上发表的文章就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有理有据的答案。

在进入研究正文之前,我们先来介绍最关键的一个术语——依存距离。

依存距离是依存语法的一个概念,依存语法最早由法国语言学家L. Tesniere在其著作《结构句法基础》(1959)中提出。有意思的是,这个词在计算机领域很可能比语言学领域更加知名,因为大家发现这套语言描述体系在处理实际语言问题时效果拔群。
简单地说,依存语法是通过分析语言单位内成分之间的依存关系,来揭示其句法结构。方法是,按照句子的线性顺序一个词一个词地进行处理分析,找出每个词与句子中其它词之间存在的句法关系。而依存距离便是指句中存在依存关系的词之间的线性距离,是体现句子复杂性的重要指标,同时也可以反映语言加工过程中的认知限制。

鉴于我们想要探究同传和交传谁面临更大的脑力负担,那么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直接研究他们留下的翻译成果——译文。正如上面提到的,依存距离可以很好地反映句子的复杂程度。句子越复杂其承受的认知负荷也越大;越复杂的句子其依存距离可能就越大。

当译者在进行语言翻译时同样要面临强大的认知负荷,翻译时的认知负荷越大,工作记忆面临的挑战就越大。因此,在组织语言产出句子时,为了应对工作记忆的挑战,势必需要降低句子的复杂程度,从而导致了更小的依存距离。

浙大研究者们选取了同传、交传和译读三种口译类型的文本,分别选自国家领导人在重要国际场合进行发言的同传录音转写,两会新闻发布会的交传录音转写,和政府工作报告英文版。

对三者依存距离的统计显示,不同类型的口译文本在依存距离上存在显著差异,其中交传的依存距离最小,译读文本的依存距离最大,而同传则居中。

译读文本拥有最大的依存距离,其原因有二:

一、鉴于政府工作报告必然不可能是拖延症们为了赶due在短时间内完成的作品,译者会提前拿到文本进行译前整理与翻译,其翻译时所需要的认知负荷显然要小于另外两种方式;

二、译读对文本密度和语言质量要求更高,译者进行了更多的语言加工,这样文本的依存距离增大。

同传和交传都需要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翻译工作,在翻译文本依存距离上的差异,可以反映出二者在处理翻译任务时认知负荷的差异。依存距离越小,说明译员面临的认知负荷越大。

同传中,译者逐句翻译,使译文的句法结构与源语(中文)的一致性较高。由于中文的平均依存距离大于英文(Liu 2008),因此同传文本的依存距离也会更接近中文,而大于交传文本。

另一方面,同传中每一次翻译的语段较短,已翻译完的部分即从工作记忆的负荷中释放,从而减轻了认知负荷(cognitive load relief)。
交传中,每次翻译需记忆的语段较长,记忆负荷持续增加、累积(cognitive load accumulation),而由于源语输入和目标语输出之间存在时间差,译者能对目标语产出的进度进行自我调节。为了减轻工作记忆的负荷和语言加工难度,译者偏向于选择依存距离更小的句法结构,而这一特征也符合人类语言依存距离最小化的倾向以及人类行为所遵循的“省力原则”(least effort principle)。

同传在翻译中还可以不断释放和减轻已完成句子的认知负荷,而交传面临着在口译过程中不断持续累积的认知负荷,因而需要通过降低句子复杂度来减轻压力。

与其说同声传译和交替传译哪个更有挑战性,其实哪个都有挑战性,同传译员都需要长期练习,才能用途这份工作。

相关标签:西安同传设备租赁

back
←在西安同传设备租赁怎么收费? 西安同传设备的优势有哪些→
Copyright (©) 西安菁轶会务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16004530号-1
西安同声传译设备租赁 西安同传设备租赁